══ 三 毛 菊 次 郎 宅 ══

三毛菊次郎先生畢業於日本東京帝國大學,是位優秀的工程師,於於1936年到1941年間擔任日本礦業駐金瓜石的所長。這段期間金瓜石所出產的黃金、銅及礦石是當時台灣產品外銷的第一名,同時也是金瓜石在採礦史上最興盛的時期。後來三毛先生也因此功蹟而升任日本礦業的社長。

三毛菊次郎宅即是三毛菊次郎先生在金瓜石的官邸。一個普通老板所住的房子都不會差,更何況是一個每天生出那麼多金子的老板。因此他在金瓜石寓所的規劃、施工及用料全都是當時日本最好與最先進的。

其實三毛菊次郎還有一棟官邸,地點是在台北市的四條通即長安東路一段13號,正好就在經國院長官邸的正對面。佔地頗廣,後來成為台金總經理在台北的官邸。但很早就被賣掉改建成商業大樓。

在金瓜石與賓館格局類似的長官宿舍一共有參棟。第一棟是三毛菊次郎先生所住的官邸。第二棟是周亮九先生任職台金總經理時所住位於紅馬路邊的房子。第三棟是白本廉先生任職金瓜石首位礦廠廠長時所住位於石尾路一號的房子。

三毛菊次郎的官邸在台金時期是由協理何儀貞先生所居住。其在紅馬路圍牆下方的院子裡栽滿了杜鵑花,花欉間鋪有石階散步小徑,徑旁設有石桌、石椅與石燈。在客廳的正前方有一個噴水池,池邊環繞著濃濃密密的杜鵑花樹。

筆者小時有次前往何協理宅在他客廳等他時,心中有點害怕因為他客廳外的杜鵑花樹長的實在太密太高了,大概把客廳對外的視界給遮去了一半,使得客廳內的光線變得非常暗。

當年三毛宅花園景觀美麗的程度並不亞於賓館。但由於年久失修,今日外觀己大不如前。目前該處並未對外開放,但遊客仍舊可以從遊客服務中心及紅馬路上方一窺部份面貌。

關於三毛宅還有件要提的事就是目前在紅馬路下方通往時雨中學石階道旁的圍牆,圍牆大門的兩根水泥柱子,圍牆大門旁的水泥垃圾箱,通往圍牆大門小橋左右兩旁的水泥護欄尚未遭到破壞與整容,仍舊保持在日本時期的樣子。建議園區不要讓不識貨建築師任意去改變他的造型。保留原樣才有史味道,才能永遠有憑弔的價值。

周亮九先生的故居先被拆除改建成加工廠,而後又被出售給在地人士。目前在紅馬路旁有一排專賣小吃及紀念品的商店就是蓋在原本周亮九先生所住房子的位置上。

早年在他院子裡靠紅馬路圍牆邊有一棵較矮但樹幹比較粗的榕樹,筆者小學時曾與同學在其枝幹間學泰山用木板蓋了一個小木屋,大小剛好容納兩個小朋友坐在裡面,但是會漏雨。

門牌石尾路一號白本廉廠長故居的位置就是在現今園區所謂生活美學體驗坊的上方。該處在台金後期被拆除改建為二層樓的外藉顧問宿舍,目前又被改建成有休閒外觀的二層樓招待所,但確實用途筆者並不清楚。

白廠長的故居也是一棟像三毛宅的日式木造房子,也有雷同的庭院。他的客廳正好面對基隆山的缺口,天晴時可以筆直看到海。筆者曾經從缺口中看到浮出水面緩緩駛過的潛水艇。客廳前也有個石砌的噴水池,噴水池後有棵筆直高大的松樹。

在房子客廳靠日本神位櫥子邊有根直通天花板的圓形大柱,直徑大約有二十餘公分。柱子呈黃色,表面光滑,一點節巴都沒有。這根柱子並不是車出來的,感覺上好像是一個巴了皮的樹幹,光溜溜的。聽母親說柱子的黃色是用作豆腐的剩下來的黃豆渣在柱子上磨出來了,難怪筆者未曾見過這根柱子被上過漆。據說日本房子的等級看這根柱子就知道了。

這棟房子靠英克纜端設有一間日式澡堂,澡堂裡有個高大的圓木桶,可由屋外生火來加熱桶中的水。人可以坐在木桶裡泡澡,用途與現在的泡湯一樣。台金時期由於浪費燃料就不再使用了。

還有一個特殊的是主人用的洗臉台。洗臉台的水槽是用紅銅薄板整片打造而成,長方形,尺寸大約是100公分長,45公分寬,15公分深。外表看不到接痕,也不會生銹,就像現在不銹鋼l廚具的洗碗槽,只不過顏色變成紫紅色。

在背對房子大門的右前方的小徑旁有個正方形的水泥池子,長寬高各約一公尺。早期裡面堆有砂子,當做防火砂用。在背對大門左前方的山坡裡還挖有一個U字形的防空洞,出入口各一,在二次世界大戰時用來躲警報。在房子靠英克纜端有一間倉庫,倉庫旁朝山坡的空地長滿一片紫蘇。

房子大門前院子的斜坡原本栽有許多杜鵑花、茶花、松樹與櫻花。但因為面積實在太大了又缺少人手去照顧,結果花欉變的零零落落,卻長出許多紅菜。後來有員工認為院子空著可惜,便前來借地種蕃薯葉。昔日櫻花樹是沿著石尾路種在圍牆內,花開時常有人前來整枝偷摘。今日圍牆雖被內移重建,但原本的櫻花樹依舊還在,真是慶幸。

還有就是在靠近洗臉台方向的院子裡有株桔子樹,樹有兩人高,長的很壯。小朋友爬在枝幹上不必擔心會跌下來。這棵樹年年開白色的小花結綠色的小桔子。最大的桔子其直徑約略等於十元的硬幣。桔子長不了多久便紛紛自樹上落下來,也未曾長大到變成黃色皮。桔子很酸,也難怪小朋友對他沒興趣。

有一年筆者大概是感冒,帶筆者弟弟的歐巴尚叫阿來,他對母親說用桔子樹的葉子燉豬尾巴喝湯可以冶感冒。結果筆者真的喝下了那一碗湯,但感冒好了沒有筆者己不記得了。

早期金瓜石房子其室內全部都是使用榻榻米,而非今日所見光溜溜上了咖啡色漆的地板。榻塌米是用稻草做的,很容易受潮,金瓜石冬季的溼氣大,一個冬天下來整張榻榻米的表面都會變得黏黏的。因此到了初夏天氣放晴出大太陽的日子,家家戶戶不約而同地把榻榻米搬到院子裡架在椅子上曬太陽。這個過程在金瓜石稱之為曬榻榻米。

夏天躺在榻榻米上睡覺雖是涼爽但其維護卻是十分不易。因此後來遇到榻榻米壞掉而不願再換新時便把整個房間改釘木地板。金瓜石在礦坑裡炸礦要使用很多炸藥,炸藥是用小木箱子來裝的,炸藥使用完木箱就報廢。因此居民就把廢木箱拆開來當成地板材來做地板。最後整個金瓜石的房子都從榻榻米改成了木地板。筆者記得木箱上印有牌子,名字好像是叫作擎天神炸藥。

院子大門、小橋、圍牆、垃圾桶
院門、小橋、圍牆、垃圾桶 (2007)
臥室旁的黃金桂花樹
主臥室旁的黃金桂花樹 (2007)
三毛宅側面照
三毛宅側面照。中間向外凸出來的小房間、水泥地面、圖中的這斷圍牆、以及從紅馬路通往該段圍牆邊的階梯道都是後來陸續加蓋的,在台金早期這些都沒有。 (2007)
屋子大門前的庭院
屋子大門前的院子,原本是種滿茶花與杜鵑花呈斜坡狀的花園,目前大部份斜坡地己被鏟平改為種菜。蒼海桑田已無法與昔日美麗的景觀相比擬。 (2007)
員工宿舍外觀(1986)
員工宿舍內觀(1986)
員工宿舍內觀(19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