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太 子 賓 館 ══

遊客前往金瓜石最感興趣的地點可能是現在被稱為太子賓館的賓館。台金時期該賓館是專供來訪台金的貴賓住宿使用,由專職人員負責打掃管理。平時員工進出賓館是走廚房那一頭的後門,正門甚少開放。

台金時期該處的正式名稱為賓館,從未聽人稱他為太子賓館。在太子賓館這個名稱出現後,筆者覺得十分困惑,因而請教長輩有關賓館的興建經過以及日本太子是否真有下塌過此賓館一事。所得的答案是日本太子確曾到訪過金瓜石並進入賓館,但他只停留了一下就雖開了,並未在此住宿。同時賓館也非是為了日本太子來台而專門建造的,是很早就有的。

日本礦業在金瓜石開礦期間是非常的賺錢,有錢的日本老板花點小錢在海外蓋一棟與日本國內一模一樣附有休閒設施的豪華招待所來接待自已或外賓是一件既實用有面子又的事。否則客人來到金瓜石這個偏遠的山區要如何解決吃喝住的問題。也因此太子賓館是現存至今唯一還能夠見識到金瓜石早年繁盛景像的古蹟。

太子賓館是一個規模大、設施齊全、格局完整的日式庭院建築。他類似今日附有休閒設施的渡假旅館而非僅是供旅客住宿過夜使用的旅社。太子賓館能自日本人離台後完整地被保留至今並開放供遊客參觀,其間以台金的功勞為首。

台金設有庶務課,其下有自屬的木匠負責賓館的維修。同時又派有專職人員駐在賓館負責賓館的日常管理。在這些台金員工的悉心照顧下,賓館才得以日式原樣原味繼續存活了幾十年。在台金結束營運後賓館的花園曾遭人為及颳風的破壞,但基本屋舍尚在,這是不幸中之大幸。

金瓜石的太子賓館及長官宿舍的基本設計是一樣的,就是有一個像花園的大院子,院子中央有一棟木造的日式房子,而該房子有兩面或三面的牆都是落地透明玻璃拉門。賓館及長官宿舍所差者僅在於房間的多寡及庭院的大小。

以長官宿舍而言,在其客廳的正對面必定有一個噴水池。水池大小約有二坪,以石塊砌壁,池中有一噴水頭並飼有大大小小的魚。魚可為金魚或鯉魚,顏色有紅有白有金,在池中游來游去十分悠哉。另外還會有一塊天然的石板橫架水池上做為小橋。

水池邊通常會放置幾個大石頭當作石椅用。石頭的頂面是平的,這個平頂是天然形成的而非是刻意把他給割出來的。石頭旁會裁有一些獨特的觀賞植物例如有著扭來扭去五彩樹葉的變葉樹。

從庭院圍牆的大門通往房子的正門有一條用深色小粒鵝卵石鋪成的走道,道旁兩側各裁有一排有著細長深綠色葉子的防蛇草。房子正門旁栽還有黃金桂花樹一株,主人的臥室就靠近在桂花樹的後面,桂花開時室內隱約可以聞到微風帶進來的花香。房子大門的對面栽有幾欉細的可以做釣魚桿的小竹子及葉子長的像舢板的棕樹。

院子裡的山坡上一定栽滿一欉欉的杜鵑花與茶花。杜鵑花在春天雨季時開花,有紅色、白色、粉紅色三種。花欉與花欉之間還闢有散步小道,小道邊立有石燈。

院子裡另外還會栽有一些較大的樹,例如松樹、衫樹、小桔子樹、榕樹、櫻花樹。櫻花樹通常在農曆年前後開花。花色只有粉紅一種。

春天時太子賓館花園內的景像與今日遊客在陽明山花季所見到的景像,兩者一樣,無分軒輊。只不過金瓜石春天的雨水甚重,嬌嫩的杜鵑花及櫻花根本經不起雨水的摧殘,花開不到兩天就被打落散在地上。留存在枝頭上的花朵也因為雨淋久了,顏色變淺,花瓣受損不甚好看。

當年金瓜石的居民並不覺得太子賓館的花園有啥希奇,一則是經常見的到,二則是雨季時天寒誰也沒有那個雅興冒著風雨專程跑到賓館的院子裡去賞花,平常路過賓館看看就可以了。

不過太子賓館裏的水池卻對小朋友們有著致命的吸引力。因為池裡有許多魚,如果能夠偷偷地從賓館的後門溜進去撈幾條魚回家玩,那將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當年賓館裏的杜鵑花長的非常茂盛,黑壓壓的一片有一公尺多高,小朋友個子小藏身在花欉間是根本看不見的。每年放暑假時小朋友被逮的消息時有所聞,但是沒有小朋友能夠了解他是是如何被發覺的。否則傳承經驗,那裡會被逮。

太子賓館目前並未開放給遊客進入室內參觀,因此遊客只能透過玻璃門觀察室內的隔間與佈置。遊客可能會沒有注意到賓館每一排玻璃門的尾端都有一個凸出的長方型木頭櫥子。這些櫥子從室外看來雖不覺突兀但也不知道他倒底有何用途。這種櫥子在金瓜石可是非常的重要,家家戶戶都缺少不了他。他就是專門用來收藏颱風板的儲藏櫃。

颱風板是一種可以沿軌道左右拖曳的拉門,木板製,未上漆,其尺寸略大於玻璃門。一個櫥子裡所裝颱風板的數量剛好等於他這一排玻璃門的數量。如果這棟房子三面都是玻璃門,那麼他三面都各有一個颱風板的儲藏櫃。

金瓜石的日式房舍在其玻璃門前還有一道向外凸出的門框,框內上下各有一道凹槽,該凹槽是專門用來安放颱風板。

颱風來臨前颱風板一片片從璧櫥裡被取出,然後沿著凹槽拖到玻璃門前方,將屋子這一側的玻璃門全部遮蓋掉。從屋外看,只見一大片木板牆,而不見玻璃門。

颱風板是專門用來在颱風天擋風並保護其後的玻璃門不受損。不要小看颱風板,這可是金瓜石日式房舍設計上的一大特色。

金瓜石地處台灣東北角的山上,只要有颱風從宜蘭方向襲台,金瓜石必定會被掃到。因此防颱工作對當地居民而言是一件攸關生命財產的重要事情。

每當颱風警報發佈後,家家戶戶便自動地將颱風板從壁櫥裡拖出來裝在玻璃門前面。當地居民稱此動作為上颱風板。若為強颱,則另外用木板條以X形交叉釘在颱風板上或窗戶上以為補強。有養雞的人家,也一定會先用木板及或洋鐵皮將雞籠四周圍起來,然後再加磚塊或大石頭把他壓在雞籠上,以防雞及雞籠被颱風給颳跑了。

對金瓜石居民而言,台北市的颱風只能稱之為微風,金瓜石的颱風才是真正的狂風。在颱風天除了台金的值班人員外沒有人膽敢在戶外行走,因為吹落的屋瓦、枝葉、鐵皮、電線滿天飛,稍有不慎恐怕連頭都會被削掉。

在颱風天的夜裡,家中的大人們很少敢合眼睡覺,就怕屋頂給颳風掀了。颱風天金瓜石必定斷電,家家戶戶都是點蠟燭來照明。感覺上早年金瓜石的颱風比現在多,夏天時三不五時就會來一個。同時颱風滯留的時間也比現在長。筆者記得幾乎每年都會遇到那種放兩天假的颱風。

颱風對金瓜石而言也並非全都是壞處。夏天時金瓜石常因缺水而停水,但在颱風過後,限水措施便撤消了。金瓜石的水源來自後山,在五坑附近有個沉澱池,池邊堆滿砂子,此處也是金瓜石唯一可以見到大堆細砂的地方。金瓜石使用的自來水都是從沉澱池接管過來的。

賓館全景
賓館全景 (2007)
賓館全景
賓館全景 (2007)
賓館入口全景
賓館入口全景 (2007)
賓館正門
賓館正門 (2007)
賓館右側房
賓館右側房 (2007)
(賓館右側房邊的花園
賓館右側房邊的花園 (2007)
碎石子步道及兩側的防蛇草
碎石子步道及兩側的防蛇草
噴水池及石板橋
噴水池及石板橋 (2007)
賓館左側房
賓館左側房 (2007)
賓館左側房及儲藏颱風板的儲藏櫃
賓館左側房及儲藏颱風板的儲藏櫃 (2007)
噴水池邊的杜鵑花欉
噴水池邊的杜鵑花欉 (2007)
臥房及隔間用的活動紙拉門
臥房及隔間用的活動紙拉門
賓館後側房及高爾夫球練習場
後側房及高爾夫球練習場
賓館後門
賓館的後門 (2007)
賓館 (1986)
這是在台金停止營運後賓館院子裡花草遭人破壞後所拍的照片。即使當時賓館有點落泊,但牆面上所塗的白漆仍較目前的肉色漆看起來精神抖擻多了。 (19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