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辨 公 廳 ══

台金的組織大致上是這樣的。總經理室下設有秘書處、會計處、總務處、礦廠、選廠、煉廠、保修廠、煉金廠。

秘書處下設有出納課與文書課。出納課主掌員工之工資發放,先後期課長是商紀繁先生、王金榮先生、潘鴻儒先生。王金榮先生後轉往中油,任職會計處處長。潘鴻儒先生則轉往台電,任職出納課長。

會計處下設有工帳課、審核課、帳務課、成本課。

工帳課課長是宋存志先生,宋先生事母極孝,堪稱典範。他的母親人稱宋奶奶,長眉慈目一臉福氣相。每日晨起必定先將頭髮整理好盤於腦後成髻,而後開始一日的作息。宋奶奶家早年為楊州的鹽商,是大戶人家,來台後生活在這麼一個多雨潮溼且又偏遠封閉的小社區中卻始終隨遇而安未嘗有過一句怨言。

宋奶奶裹小腳穿布鞋,能讀報聽收音機,閱歷廣,思想開放。他還能下廚房起火燒煤餅煮飯做菜,筆者母親會做的菜很多都是他教的。有年某日早上宋奶奶做菜時遺失了一隻金戒子遍找不著,筆者放學回家得知此事後便到大門口外的垃圾桶去翻垃圾,很幸運地終於把金戒子從垃圾堆裏給找回來了。筆者母親不在家時便委由宋奶奶來陪筆者入睡,宋奶奶講的床邊故事經常是虎姑婆。當年人人都很窮,但人與人之間卻是格外的溫暖。

宋奶奶的小兒子是名導演宋存壽先生,早年要電影明星的簽名照找他決沒錯。金瓜石第二代的大哥徐大林兄曾隨同宋導演工作過一段時間。

礦廠的首位廠長是白本廉先生,後由何義貞先生、李兆霖先生、龔遂如先生、蕭克長先生等人續任。選廠的首位廠長是李文鐘先生,煉廠的首位廠長是周亮九先生,保修廠的首位廠長是楊薰先生,煉金廠的首位廠長是陳耀芬先生。

台金的辨公廳位在賓館正門下方的平地上,是一座單層斜頂的混凝土建築。外牆貼有土黃色磁磚,與今日所稱煉金樓牆壁上的土黃色磁磚一模一樣。

出納課與文書課位於辦公廳的前方,而總經理室位於此棟建築的後方。總經理室有圓柱形的外牆,外觀像西方城堡上的塔樓,有高而窄的玻璃窗。室內不點燈時,光線有點暗。

總經理室外有一個小花園,地面鋪有韓國草,這是金瓜石唯一的草坪。花園的圍牆是一種像百里香的樹修剪而成。此樹所結的果實很奇特,是上下兩個串接成一對,就像是一根竹籤上面插著兩粒貢丸。下面的果實呈深綠色大概是真正的種子,上面的果實則是漿果。漿果顏色不一,有淺紅色、淺黃色。漿果長的有點像青椒只有花生米仁那麼大,可食,微甜,但汁液帶點黏性。到目前為止筆者尚未在他處見到此種奇怪的樹。據聞台北市新公園內有此樹,但不知真假。

民國75年2月13日傍晚發生一場原因不明的大火,將總辦公廳的房舍及存放於辦公廳內台金公司歷年來的珍貴檔案全部燒毀。

筆者於報紙上得知消息後曾偕同父母親上山探視,當時總辦公廳只剩下半截腰高的黃色圍牆,圍牆內的地面則佈滿了很厚的一層碎磚瓦、殘渣及紙灰,在其上面又東倒西歪或矗或躺插著一根根燒焦的柱子,看的令人不甚噓唏一。這些殘蹟及殘物經過了好些年才完全清除乾淨,今日原址己變成一片空曠的綠色草坪。從此筆者只能在腦海中重現他原來的模樣。

目前所稱環境館的大樓原本的使用方法是這樣的。一樓是工帳課,二樓是一間很大的會議室及電話總機,三樓是會計處。其唯一的出入口是設在一樓朝礦工食堂這個方向。這棟房子在台金大火中未遭波及,但是今日所見外觀仍是經過整容的。

今日環境館入口處的房子,其原址是台金的車庫。台金的車庫是用鋼架搭成,有洋鐵皮的屋頂。台金公司載送員工往返水湳洞的吉甫車即停放於此,司機是江文庭先生。後來台金又增添了一部有參排椅子而最後那排椅子可以倒下來當行李箱的旅行車。車庫靠醫院那側還隔有一間司機辦公室,裡面有電話還有電爐可以泡茶。

車庫前原本是一個大水泥廣場,廣場邊設有郵局及派出所。郵局旁有一株大榕樹,夏日遮陽很管用。目前郵局遷到了游泳池的前方,而原來的郵局改成了礦山食堂。

從台金車庫到金瓜石車站之間有條非常美麗的路,金瓜石居民稱其為紅馬路。紅馬路是把砌牆用的紅磚窄面朝上鋪在地上所做的一條馬路。他是金瓜石最令人順眼的一條路。用了幾十年筆者也未曾看到馬路上的紅磚有所磨損、斷裂情形。不過今日我們所見到紅馬路上的紅磚及靠三毛菊次郎宅那側圍牆上的紅磚是分別重鋪及新增的。

日本人當年在金瓜石所用的紅磚,無論是砌牆或鋪路一律都是用同樣一種上面有TP標誌的清水磚。此磚今日在當地圍牆或路邊尚可見得到。

紅馬路的中段有一座路橋。昔日從五坑到保修廠的英克纜軌道就是從橋下通過。遊客今日站在橋上的欄桿旁朝山頂方向望去,可以見到有一條長滿茅草像大排水溝的渠道,那就是給印克纜使用的車道。今日車道起始的兩端己給土石填平,鐵軌亦被拆除,因此實際模樣己無法見到。

今日園區的遊客服務中心即昔日公路局的金瓜石車站。早期公路局在金瓜石與瑞芳及基隆之間開有定時班車。瑞八公路通車後,始有直達車往返台北。最後路權開放給民營的客運公司來行駛。金瓜石的對外交通除了颱風天停駛外應該算是非常的方便。

早年公路局使用的巴士是那種車殼漆成藍白兩色,有車頭,車箱短的汽車。車內座椅排列的方式就像火車的慢車車箱,左右各有一長排有矮靠背的木條椅子。每天清晨五點半司機會準時把一根Z字形的鐵桿從車頭下方保險桿中央的一個小洞中插進去,然後用手使勁地快速轉動鐵桿以起動汽車引擎。

金瓜石清晨氣甚低,早起的人甚至在草葉上可以見到霜。因此經常要?動很多次後引擎才會開始自動運轉,而且還要暖車一陳子後才能開。不過公路局的司機起很準時,只要聽到他起動引擎所發出的咳嗽聲,學子們就知道該起床準備上學了。首班車的開車時間是早上六點二十分。

照片正中央有大片白色屋頂的房子就是辦公廳在1969年時的樣子
照片正中央有大片白色斜屋頂且側面有一條條白色柱子的建築物就是辦公廳的房子 (1969)
辦公廳原本蓋在 照片中央那塊空地上 (2007)
辦公廳原本蓋在 照片中央那塊空地上 (2007)
辦公廳原本蓋在 照片中央那塊空地上 (2007)
辦公廳原本蓋在 照片中央那塊空地上 (2007)
現在己改成草坪的辦公廳原址
辦公廳原本就蓋在 照片中央這片綠色草坪上
原本在照片中左邊房子的位子上是鐵皮車庫,右邊則是供會計處、工帳課使用的辦公大樓
照片中左邊的房子原本是用力霸鋼架搭建上有鐵皮屋項的吉甫車車庫。右邊的房子則原本是供會計處、工帳課分層使用的辦公大樓。(2007)
原本台汽的金瓜石車站
這是園區的遊客服務中心。早年是台汽的金瓜石車站及司機的休息室。(2007)
用紅磚鋪成的紅馬路
紅馬路全景 (2007)
紅馬路很適合一家老小同來散步
紅馬路路寬、地平,園區開放時間車輛限制通行。他是一條風味獨特且很適合一家人扶老偕幼輕鬆來散步的馬路。 (2007)
日式宿舍的大門
日式宿舍的大門 (2007)
四連戶日式宿舍外觀
日式宿舍外觀,整棟建築分為四戶每戶室內格局都幾乎都一樣。 (2007)
橋下為英克纜車道遺跡
連繫五坑與保修廠兩地之間的英克纜車道就從紅馬路上這座橋下通過。目前鐵軌己被拆除,就剩下照片中黃色路面的遺跡令人憑悼。(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