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 瓜 石 教 會 ══

基督教的福音是如何傳入金瓜石的,筆者並不清楚。筆者猜想可能是由外國傳教士導入的。筆者這樣講是有原因的。

筆者小學三年級時曾就讀於北市長安國小一個學期。母親囑咐每個星期天的下午要到白教士的家裡去報到。白教士是位西方女士,身材高瘦,約有五、六十歲,講國語。那國人筆者不知道。

白教士獨居在新生北路旁的一棟花園洋房裡。洋房為兩層樓的獨立建築,樓層面積極小,大概只有十多坪。一樓進門處的房子型狀是半圓型,外壁貼有綠色馬賽克。門前有一個小院子,院子裡種有幾棵柳樹和一點花草。院子以圍牆與馬路相隔。那時候的新生北路還是條露天的大排水溝,叫做塯公圳。圳兩側各有一排老柳樹,天氣好時還可以看到有人在新生北路上溜馬。

筆者每次進入白教士位在一樓的餐廳後,白教士就會從屋內端出一個小磁碟,上面放有一片1/8個奶油蛋糕,請筆者吃。筆者坐在圓桌旁的椅子上吃完蛋糕後就起身告辭了。老小兩人有什好像沒有什麼交談,現在想起來,實在沒禮貌。筆者就這樣默默地在台北市過了一個學期的禮拜天。

母親為什麼會認識白教士,我想是教會的原因。白教士為什麼願意招待一個不相識的小孩來家裡吃蛋糕,我想也是教會的原因。

金瓜石教會在台金時期辨的有聲有色。主因是當時公司人多,小朋友多,更重要的是願為教會奉獻心力的教友也多。其中最著名的是孫阿姨,孫敏女士。在金瓜石,無論你是不是基督教徒,絕對不會有人懷疑孫阿姨對上帝的虔誠以及對教會事務的熱心。

當年金瓜石教會是這樣運作的。週日早上大人們在教會作禮拜,下午兩點到四點開有主日學班,每週三的晚上教友家中另有聚會。

主日學的學員幾乎都是小學生及未達入學年齡的小朋友,男女生都有,一班幾十個人。主日學的帶領老師由教友自願擔當,孫阿姨是當然的主角,筆者的母親也做過一段時間,還有許多長輩。

主日學的內容不外是禱告,讀經,聽聖經故事,唱詩等。主日學禮拜結朿後,才是小朋友盼望、最開心的時間。因為有免費的小點心可以吃,還有一張漂亮的外國聖誕卡可領。在那個物資缺乏的時代,小朋友的心是很容易被滿足的。

基督教最重要的節日就是聖誕節,金瓜石的教會當然要好好熱鬧一番。筆者記得某年的主戲是一齣舞台劇,從東方三使者出現一直演到耶蘇基督在馬槽出生為止。筆者的母親為籌畫人之一。大概從聖誕節前一個月,母親就忙著準備道具及排演。演出者是全部都是主日學的學員,每位小朋友都有分。

筆者當時資質愚鈍,被分配到的角色是演一頭豬。所謂豬就是在臉上掛上一張豬頭型狀的面具,面具塗成黑色,在豬眼處開有兩個孔。豬頭面具是母親指示筆者在家裡幫忙製作的,做了很多張。只不過製作這個面具時,筆者並不知道是要給自己戴的。筆者是在臨演出之前才被告知自己要演的角色。

這次演出的豬特別多,凡是沒有被分配到角色的小朋友都被抓去扮演豬。演豬很簡單,只要掛上豬頭面具從舞台的這一端弓下身體用四隻腳爬到那一端就成了。舞台很小,筆者兩秒鐘就演完了。

這次公演很成功,賓主皆歡。這是筆者唯一的一次舞台演出經驗,因此記憶特別深刻。

金瓜石教會目前由丘牧師帶領,若有需要服務之處請來電02-2496-2601。

台金時期金瓜石教會的義工孫敏女士(左)譚潔女士(右) (2010)
台金時期金瓜石教會的義工孫敏女士(左)譚潔女士(右) (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