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瓜 山 風 雨 憶 三 賢 ══

本文轉戴自【懷念的故鄉金瓜石】一書。該書係由陳威廉、陳如萍、陳如茵、陳夢璋等四兄妹合著用來記念他們的父親陳武夫先生。該書費時五年於2008年元月出版,筆者的母親因緣獲贈一份留念。

陳氏家族可以算是金瓜石最在地的原住民,祖孫三代共同見證了金瓜石從日本人開採金礦之始一直到台金結束營運轉交台電為止共計一百年的興衰過程。該書雖然是一本家誌並未對外銷售但卻是現今坊間對金瓜石過去歷史有最完整及最詳實記錄的一本著作。筆者在此對陳氏兄妹的用心衷表敬意。

【瓜山風雨憶三賢】一文係由蕭克長先生所寫。蕭先生於1947年從大陸派往金瓜石工作,在台金服務40年,為台金最後一任總經理。該文完稿後蕭先生將影本寄交陳武夫先生,多年後陳氏兄妹將其收錄於家誌中,筆者因而有幸得以一覽全文,特別轉載於下以彰先賢事蹟。

瓜山風雨憶三賢

金瓜石在台灣礦山相當有名,但是礦石蘊藏量並不豐富而且品位很低,平均要開採十公噸的礦砂方可提煉到一台啢的?金,開採二百噸礦石方可提煉一公噸電銅。產品須經開採、選礦、冶煉等複雜的處理步驟,所以生產成本很高。公司的組織也很龐大,共計有五廠四處,員工一千三百多人。開支浩大且先天不足,求營利很不容易,所以雖然是國營事業但不受政府所重視。

抗戰勝利後,從日本人接收礦山之初政府財政困難不能提供充足的資金以供礦山復建之用,必須依靠自產金銅維持營運以謀復建,在山區裡默默無聞的自謀發展,數十年來倒也磨練出不少拔萃之士。及今回想,令人欽慕。

白本廉

金瓜石礦區遼闊,坑道複雜,全長兩百餘公里。接收時因停工己久巷道多已塌陷不能進入勘查。修復時就應先從何處著手,見仁見智各有不同意見,以致遲遲不能定策。

一直到民國三十五年冬白本廉先生調任礦廠廠長之後方始確定修復計劃。首先修復本山四坑與六坑以生產金礦,同時修復整體性通風與運輸系統以為全礦復建之張本,工作進行的很順利。民國三十六年九月筆者奉派到礦場工作時已能月產金礦砂一萬三千多公噸,復建工作已走上正軌。

白先生是一位優秀的工程師且長於管理富於組織能力。他平日儀容修整不苟言笑,每星期進坑兩次輪流到各工區督察生產及修復工作。每月開廠務會議一次,區主管以上人員參加。有困難當場指解決辦法。每遇礦業雜誌上登戴新方法新機器隨時介紹同仁研讀或指定專人研究。他那時正抽暇撰【金屬礦地下開採法】一書很富實用價值。

白先生也有他風趣的一面。有時在週末約同仁到他的寓所打橋牌,次數不多兩三個月一次。他談笑風生讓被邀的人都感覺得很愉快。像他這樣的長官實在是很少的。可惜他英年早逝,剛滿四十二歲就與世長辭了。在金瓜石僅留下一塊【白公介先生紀念碑】獨立在荒煙蔓草之中供人憑弔。未能繼續發展其長才實在是國家的損失。

龔遂如

第二位我想介紹的是龔遂如先生。龔先生是一位英算國三科均優的飽學之士,也是一位理論與實際兼備的優秀礦業工程師。久任台金的總工程師,加以思想精密文字簡練所以公司許多重要計劃及報告多出自他的手筆。

金瓜石礦山的粗石山500米吉東礦體一帶是重要的生產區域,以發現金包聞名全台。其探堪佈置及生產多出自龔先生的籌劃。銅礦開採區的修復計劃也是龔先生所訂定。

對外方面,中國石油公司台灣南部油氣探勘區萬分之一地表實測圖紙便是由他主測完成的。該公司的苗栗油氣(LPG)地害深處地下二百五十公尺,容積二萬五千立方公尺,是利用強力膠裝設吊盤螺絲(roof bolt)以作窖內之支礦柱,在吊盤螺絲上裝設鐵絲網並噴射(shot crete) 作為地窖之內襯。

這是建置地窖最新式的設計,完成後具有:不須派駐警衛、不佔用土地、不產生汙染、不用維修、最安全等優點。

現在世界各大石油公司都在競相建造,而台灣在十多年前早就有了。是中油公司委託台金開挖的,未聘請外藉顧問,完全自立完成尤為難得。

從設計、繪圖、施工、監督到完成,龔先生都始終主持其事,不圖虛名,令人敬佩。台金公司的日藉顧問論到金瓜石人才,每推龔先生為第一,實是公允之論。

老子云吉人之詞少。龔先生也是一位吉人,平常言語短少,從不高談闊論臧丕人物。常見他在辦公室裡一人兀坐終朝,不語如愚,不知他在思考些什麼。退休之後龔先生燕居松山寓所,精研養生之道頗有心得。現已八七高齡但行動敏捷思想清明宛若六十許人。他的二公子是麻省理工博士,也是拔萃英才。君子大德,後世必昌,令人欽仰。

陳武夫

金瓜石在以往一段時期中常向日本礦業株式會社聘請專家來礦協助探礦工作。他們因為言語不通,人地生疏,到坑內或野外時需要協助。當時陳武夫先生在保修廠學習機械製圖,說得一口流利的日語,人又聰明,所以公司便派他與日本專家一起工作。

他們之間很快建立起良好的公務關係,陳先生趁機在現場向日本專家學習各種地質知識,例如什麼叫做石英安山岩、砂岩、頁岩、硫砷銅礦、黃鐵礦、斷層、背斜層、向斜層等。他們的含意如何、在野外如何認識、如何量度、如何記錄。

到了辦公室裡他又從日藉專家學習如何整理地質資料,繪製成1/100、1/600、1/3000等不同比例尺的地質圖以作為巷探鑽探等實際採礦工作的張本。又將平面圖製成剖面圖以表現礦床形狀及品位分布的趨勢。這些基本的地質測繪技術陳先生都學會了。他又不斷的研讀日文地質參考書,這樣經過數任日本專家的培育陳先生也就成為這方面的專家,可以直接參與他們的工作。

後來公司停止聘請日本專家來礦工作,在礦廠成立探礦課並派陳先生為課長繼續探勘任務。陳先生把這種地質調查技術傳授給課內的年輕同事。把日本礦業的地圖製作技術(Hitachi Geologic Mapping System)移植到台灣並使他紮根生長,陳先生是出力最多的人。

金瓜石礦體是典型的淺熱水性礦床頗具教育性意義。許多地質學家喜歡以金瓜石為素材撰寫博士論文,例如台灣大學的黃春江教授、日本的太田垣亨先生都是。他們來金瓜石研究時,陳先生都給與他們必要的協助。幫他們整理記錄、製備圖表,很得他們讚許。

後來黃春江先生擔任台大地質系主任,邀請陳先生到台大選課進修。陳先生曾在台大選修礦物學、岩石學、礦床學等基礎課程,所得到的成績都是A等而為黃教授所稱道。名師高徒傳為佳話。

美國著名地質學家Dr. George Bain奉派來台協助開發資源時曾來金瓜石考察。歸國時經濟部曾為他舉行工作會報由部長親自主持。會中Brain博士對金瓜石的地質工作加以讚許,說是up-to-date, accurate and complete(地質資料是最新,精確而且完整)。這對金瓜石礦山而言也是一種光彩。因為礦山不太賺錢,歷年的檢討會大多是挨訓之時多於讚美之時也,故樂於述之。

筆者在台金服務四十年,大部份時間都在礦廠,對礦廠的人事遞變較為清楚,故以上提及的三賢都是在礦廠工作的人。實則金瓜石在選礦及冶煉方面優秀人才很多,很可惜由於篇幅不能在此一一備述。全文完

白本廉(左)何義貞(中)
白本廉(中)楊薰(右)
19510126攝於日月潭水社右側
蕭克長(左)陳武夫(中)顧問(右)
1964年攝於金瓜石礦坑內
龔遂如(左一)何義貞(右一)
1970攝於瑞三煤礦